全球疫情反反复复 疫苗到底还有多远?

▲意大利卫生部长参观Advent实验室,华盛顿邮报▲意大利卫生部长参观Advent实验室,华盛顿邮报

  据埃菲社6月18日报道,世界卫生组织18日称,近200个新冠肺炎疫苗研制计划中。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苏米娅·斯瓦米纳坦进一步解释道,有10支疫苗即将结束第二阶段测试,其中4支将在“大约两周后”进入第三阶段临床试验。

  这4支疫苗分别是阿斯利康制药公司与英国牛津大学合作研制的疫苗、美国疫苗研究中心与莫德纳公司研制的信使核糖核酸疫苗,以及中国两家医学机构各自研制的疫苗。

  据路透社报道,6月15日,德国经济部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确认,政府将以3亿欧元获得德国新冠疫苗研发企业——CureVac生物科技公司23%的股份。阿尔特迈尔部长表示,政府的这笔投资目的是“给CureVac提供财务安全,助其继续疫苗的研发制造。”政府希望帮助德国的公司在生命科技和生物科技领域发展,但不会对其商业策略施加任何影响。

▲Advent实验室,华盛顿邮报▲Advent实验室,华盛顿邮报

  一款疫苗从实验到获批通常需要十多年。要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内制造出疫苗,这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看来纯属幻想。但这场疫情的影响范围之大,让全球科学家加快了奋力奔跑的速度,新冠疫苗早期临床试验的结果,让人们对此燃起了希望。

  全球10个疫苗进入临床试验

  杜克大学全球卫生研究员加文·雅美指出,尽管新冠疫苗还没研发成功,现在就已经“看到了一些垄断行为”。一些发达国家政府试图买下疫苗研发公司或其部分供应。而一些政府,如德国则在支持本国的疫苗开发,排斥他国争抢。

  与其坐等,拉美的科学家们选择主动寻找这场疫情的出路。美国贝勒医学院的洪都拉斯裔生物学家María Elena Bottazzi认为,解决拉美的问题还是要靠拉美人自己。她正在研发一种新冠疫苗,并计划同墨西哥、巴西和阿根廷当地的疫苗制造中心合作。

  有这种忧虑的,不止是发达国家。据《自然》杂志报道,随着拉美成为新冠疫情的新中心,拉美多国也担心单纯依赖他国研发的疫苗或将处于不利地位,面临多种不确定性。

  今年3月,美国政府曾试图打CureVac生物科技的主意,引来了德国政府反对。德国经济部部长阿尔特迈尔和德国内政部先后发言,支持CureVac保持“德国血统”。

  据相关专家解读,这款疫苗很有希望,但它的成败没有定数。它可能只对部分人群有效,或只是在一定时期内有效。即便是某款疫苗上了市,它能提供长期免疫还是一两年的免疫期现在都不好说。

  “我们难以想象只赌这一种疫苗。”意大利卫生部长斯佩兰扎表示。WHO的意大利政府咨询官瓦尔特·里恰尔迪则指出,牛津大学这款疫苗“能成功的可能性很大。”而牛津大学表示,临床试验仍在进行中,现在不作任何评论。

  何时量产尚存变数

  德国政府对于新冠疫苗研发企业的所有权尤为敏感。今年5月,德国政府还自赋了最新权力,可否决外国资本对于本国医疗企业的恶意收购。

  “我们确实感受到了压力。”Advent制造经理弗朗西斯科·卡尔瓦卢梭指出,这款名为AZD1222的疫苗需要两个月时间来培养、过滤和提纯。

  中国是这场疫苗竞赛中的领跑者之一。据新华社报道,我国5个已获批开展临床试验的新冠病毒疫苗,有望在今年7月陆续完成二期临床试验。这在全球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疫苗中占据了“半壁江山”。

  不管哪个国家制造出第一款有效疫苗,那赢得的将不止是国家荣誉,还能率先为自己的国民接种,从而获得国家经济正常化的巨大优势。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林容

  拉美国家“自力更生”研发疫苗

  3月中旬,当疫情刚蔓延全球的时候,牛津大学的一个包裹就到了意大利罗马南部的一个实验室。包裹中和干冰一起打包运输的是几个小管子,每管里都有几滴“种子”,这是制造新冠疫苗的试剂盒。而这个实验室的任务就是把这些液体变成供几大洲1.3万人临床试验用的疫苗。

  现在,秘鲁、智利、墨西哥和巴西等国都在试着制造自己的新冠疫苗。“我们的资金少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开始行动。”巴西圣保罗大学免疫学家Gustavo Cabral de Miranda表示。

  原标题:全球疫情反反复复,疫苗到底还有多远?

  牛津大学此前进行的一期临床试验规模较小,自己生产即可满足需求。但后期的大规模临床试验却需要上万人的剂量,所以牛津大学就将生产交给了意大利IRBM集团旗下的Advent实验室。过去十来年,该公司都在生产一种预防引发普通流感的腺病毒疫苗。

  就在中国、欧美等强有力的选手奋力拼搏的时候,拉美国家也坐不住了,不论是管能力强弱,还是资金多寡,均纷纷加入赛道。

  据埃菲社6月18日报道,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苏米娅·斯瓦米纳坦说,10支疫苗即将结束第二阶段测试,其中有4个(2个在中国、1个在美国、1个在英国)将在“大约两周后”进入第三阶段临床试验。

  报道称,疫苗研制的第二阶段要在100名志愿者身上做测试,第三阶段则要在数千人身上做测试,这个过程一般要持续至少一年或一年半,由于疫情严重,很多机构正尝试加快疫苗研制速度。

  但就冲着疫苗有成功的可能,欧美国家已经纷纷排好了队。一旦获批,牛津大学的这款疫苗将由生物科技公司阿斯利康(AstraZeneca)制造。6月中旬,意大利、德国、法国和荷兰已同其达成了4亿剂牛津疫苗的协议。英国和美国也同该公司达成了协议,特朗普政府还为其提供了12亿美元资金。同在6月,阿斯利康还向印度一家机构提供了授权,这家机构将向中低收入国家提供10亿剂疫苗。

  Advent实验室生产的疫苗正在英国进行临床试验,接下来还将在几个非洲国家进行。IRBM首席执行官Piero Di Lorenzo表示,做了能做的努力,现在就只能“十指交扣地祈祷,等待结果。”

  Advent首席科学家Stefania Di Marco指出,将几滴“种子”变成3~4升疫苗“不是简单的事”。科学家们需要创造出能让“种子”培养出大剂量疫苗的环境,随后还要使用一种凝胶将污染物从疫苗有效成分中分离出来,实现提纯。这个过程一旦失败就意味着“两三个月的努力付诸流水”,而疫苗研发的时间表也将被迫推延。

  自疫情爆发以来,全球上百个实验室、大学和医药公司都参与了这场史无前例的世界级疫苗竞赛,超过百种新冠疫苗正在研发中。

  6月20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指出,10天后全球新冠肺炎患者或将突破1000万。6月中旬以来,多国疫情出现反复,美国9个州的新增病例呈上升趋势,德国肉联厂爆发聚集性感染,确诊人数过千……疫情侵扰至今,大众翘首期盼的疫苗到底还有多远?

  疫苗研发公司被争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云彩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7cpy.com/8691.html

作者: 成都商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890390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90390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