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佰》点映票房突破1.6亿元,最终战绩成巨大悬念

“当时日本已经是一个完善的工业国家,而中国还是农业国家,在装备上和军事素养上相差很多,真正打起来其实是一种降维打击。”张玮向第一财经介绍,四行仓库战役的守军88师是德械师,是精锐中的精锐,但还有很多中国军人在上战场前并没有受到训练,也不知道如何战术协同,有钢盔、有马克沁枪的也是少数,很多中国军人最渴望的事情是拼刺刀,最大程度减少双方之间的差距。1937年淞沪会战中在蕴藻浜、罗店的战役异常惨烈:“很多人千里迢迢到上海来保家卫国,上战场没几分钟就战死,甚至整个排、整个连被敌人的炮弹轰炸战死在战壕里。这真的是很悲壮。”

在张玮看来,《八佰》所呈现的战争场面不出意料的震撼和精彩,拍出了战争真实的残酷:“战场上不会给你任何预警,在没有任何征兆和铺垫的情况下,弹片就会扎进士兵的身体,真正的战争就是这样。”这是《八佰》和过去很多反映抗战的影视剧所不一样的地方,战争从来没有轻而易举的,面对装备齐全的日军,中国军人冒着枪林弹雨以肉身抵抗。

影片中所展现的基本依循着历史线索。经过历史考证,第88师262旅524团在淞沪会战期间进行了5次军力补给,到了四行仓库一役,留下来坚守的420余人中有不少来自湖北通城县保安大队,影片中一名少年战士的名字就叫“小湖北”。

尽管四行仓库保卫战本身所造成的伤亡情况并不像影片所展现的如此惨烈,但所有战士在进入四行仓库的那一刻起都抱定了必死的决心,留下遗书,视死如归,在那样的时刻,没有人能够预知战役的结局,也不知道需要坚守多久。无论如何,“八百壮士”的功绩不可抹灭,而他们冒死抵抗的壮举也给对岸的民众以强烈的震撼,留下“中国不会亡”的强音,极大鼓舞了全中国人民共同抗战的信心与决心。

在他看来,影片并不需要为了表现悲壮而设计这样一个违背史实的结局,只是拍四场仓库战役中真实的人和故事就已经足够令人感动。比如影片展现了两个源自真实历史的催泪片段:背着手榴弹跳楼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战士陈树生;在战火纷飞的四行仓库楼顶升旗鼓舞士气和人心的一幕。

《八佰》点映票房突破1.6亿元,最终战绩成巨大悬念插图

苏智良提到,“四行仓库某种意义就是当时中国人记忆当中的抗战圣地。”比如画家刘海粟在这一历史背景下创作了一幅名为《四行仓库》 的油画作品,这幅画作刘海粟一直留在身边没有流传出去,直到生命的最后岁月才捐献给国家,足见画家本人对这幅画作的情感深厚。

截至8月19日傍晚,《八佰》点映票房已突破1.6亿元,对连日平淡的电影市场而言恰逢其时。上海市中心的影院晚间点映场上座率几近饱和,足见观众对国产新片巨制的渴求。

四行仓库是“北四行”的联合堆栈,位于苏州河北岸,与公共租界隔街相邻;因为是存放银行客户资产缘故,四行仓库为一栋五层钢筋混凝土建筑,非常牢固,在高度上超过周边的所有建筑。这里地处华界、租界的交界处,日军不便在此发动袭击。10月26日,谢晋元率524团1营进驻四行仓库。这就是四行仓库战役的背景。

电影的艺术加工

导读:《八佰》争议主要聚焦在影片质量能否代表国产战争电影的最高水平,电影与史实的出入究竟几何,历史上的四行仓库战役是否真如影片展现的那般惨烈,等等。

《八佰》点映票房突破1.6亿元,最终战绩成巨大悬念插图(1)

《历史的温度》作者张玮给电影打7.5分,这是他在疫情之后看的第一场电影。他曾在书中以一章节专门记述了四行仓库战役,在他看来,影片“总体不易,但还有提升空间”。

四行仓库战役是淞沪会战的最后一役。苏智良与胡皓磊《四行孤军光与影》一文记述了四行仓库保卫战的来龙去脉。1937年10月下旬,中国军队蕰藻浜反攻失败后,日军全线攻击,大场阵地的形势急转直下,蒋介石不得不命令全线后撤。但为了配合外交策略,给世人留下中国军队仍在苏州河北岸坚持抗战的印象,蒋介石决定留第88师孙元良部在闸北继续作战,尽量争取时间,唤起国际社会的同情。于是,孙元良决定以第88师师部所在的四行仓库为固守据点,作为华军在闸北的最后一支部队坚守苏州河北岸。

苏智良表示,四行仓库战役的战斗不能说不激烈:“尤其是27日当天,日军认为中国军队已经全部撤出闸北,没有提防直接过来,吃亏之后恼羞成怒进行攻击。”《四行孤军光与影》记述,10月30日是四行仓库保卫战的高潮。日军地面部队的炮火之猛烈也是三天来所未有。晚上八点左右,日军进攻一浪接一浪,并用“探照灯照耀西藏路,以猛烈的机关枪封锁路口”,用平射炮和重迫击炮向仓库猛轰,“最激烈时,每秒钟发炮一响”。

张玮认为,那样一个时刻,面对装备先进的日军,中国军队节节败退,国土一块块沦陷的氛围中,突然之间出现这样一支军队坚持到底,鼓舞人心,他们的功绩不可被抹杀。“放在和平年代,谁能够做得到?现在回头去评判这是一场表演战役,说得那么轻巧,那时候就真的以命相博。”在张玮看来,这场战役中每一个人都值得缅怀和尊敬,每一个战场的军人都抱着必死的决心,不能因为这这场战争进攻的敌人少一些、伤亡没有那么惨重,就否认它的价值。

《八佰》点映票房突破1.6亿元,最终战绩成巨大悬念插图(1)

电影《八佰》片尾,镜头以四行仓库纪念馆为起点,延伸至上海高耸的天际线,历史的残垣与繁华都市今夕对比,让人感怀先烈的牺牲为今人所创造的和平盛景。这座修旧如旧的抗战遗址矗立于苏州河岸,路过此地的市民和游客无一不被那面布满弹孔的墙面所触动震撼。随着《八佰》上映,这一地标吸引着如织的游客,缅怀80多年前,“八百壮士”誓死抵抗日军侵略的英勇壮举。

在一些人看来,淞沪会战败局已定,四场仓库战役是一场希望能够得到国际社会的斡旋、谴责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表演性质”的战役。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苏智良向第一财经指出,这种看法是有点残酷的。“作为中国人来评价,面对这样一场民族的生死之战和一支中国军队,后人去评判至少要尊重历史,对抗战前辈抱有敬意的立场,不能历史虚无主义。”

伴随票房上扬的还有争议,盛赞或是痛批出现在同一片舆论场上,争议主要聚焦在影片质量能否代表国产战争电影的最高水平,电影与史实的出入究竟几何,历史上的四行仓库战役是否真如影片展现的那般惨烈,后人究竟该如何评判“八百壮士”的功绩。待影片正式公映,《八佰》的最终战绩很可能随着舆论动荡成为一个巨大的悬念,尤其是在电影院尚未完全恢复常态化运营的情况下。

张玮觉得,从剧情上看,《八佰》的艺术加工完全可以理解,但最后撤退的桥段有点渲染过头,或者说没有必要。他指的是,影片片尾谢晋元率领战士冲桥的段落,把撤退拍成冲锋,并且给不了解这段历史的观众造成一种全员殉国的错觉,事实上并非如此。

在苏智良看来,四行仓库战最大的价值是鼓舞士气。四场仓库特殊的地理位置,与公共租界相邻,引发租界内国际媒体的报道,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这场在市中心开战的战役,同时让人民切身感受到中国军人的英勇,人民的心时刻为四行仓库守军而牵动,并自主在对岸与中国军队打配合,中国军人的誓死抗战也给全国人民以抗战的决心和信心。

作者 | 第一财经 葛怡婷

淞沪会战最后一役

本文字数:2737,阅读时长大约4.5分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云彩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7cpy.com/56822.html

作者: 云彩店

云彩店综合网每日最新体育播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890390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90390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